财新传媒
2009年08月08日 19:54

我为什么看快女

我为什么看快女

从超女就开始看,一直看到现在的快女。每每热心加入此类话题讨论的时候,同事总会面带惊诧问:“你也看?”哎,野百合也有春天,俺咋就没可能看呢?我看快女,还有几个层次。

1,围观

总是惊讶于湖南卫视,不仅是娱乐高手,也是游戏规则高手。大大小小的玩法彼此还能丝丝入扣,不仅能引来狂热掺乎,而且其纠偏能力极强,变通能力卓群。曾有玉米给我详解过他们的拉票运作,惊讶得我极其抵触我中华民智未开之说。

2,听歌

每届都会有些真正会唱歌的人出来,而且这些姑娘大多还没有商业打磨,支支蔓蔓,有些本色。这个时候的歌,甚至比原唱好听好多。郁可唯唱林忆莲的夜太黑,发乎于情,声声触心。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5月08日 23:38

川食三则

一则 外地回来的

还记得第一次进京,带着川军特有的土气。小心翼翼地坐在学校的小吃部里,点了一碗担担面。端上来之后顿时傻了眼,手指粗的白水煮面,调料只有两味:辣椒、酱油。哦,这就是京城的担担面么?且让小生也伸伸脚吧。

没有门路,每年春运也就够不上资格跟铁道部斗气,坐凌晨的红眼航班回川。一次夜里2点摸进了锦官城,那时节还没胡拆乱造,走在青石板路上,两旁旧房顶上的瓦黑压压得泛着露水的白光,一些掩着的门缝里渗出煤球炉的火星,我特喜欢这股子味,总是顽固地认为这种味道本身就是美食的一部分,玩命深吸了一口,头脑中迅即嗖嗖地闪过了红油面、钟水饺的光辉形象,才对自己确认道:“回家了。”

哥们儿拉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4月15日 11:44

泰国民众运动之伤

泰国政局混乱且充满戏剧性。

几天前还轰轰烈烈导致峰会流产、军警开枪的万人示威,突然之间便宣告结束。泰国的民众运动每每来之汹涌,去之须臾。

泰国政局本因纠缠了阶层对立、民粹主义、王室身份、军事政变等诸多因素而混杂不堪。但是,频密的民众运动、街头政治已经越来越成为泰国政治中最突出的轴线:2006年,在民选总理他信被军事政变赶下台后,“黄衫军”频频上街,逼退了亲他信的沙马、颂猜政府,使得他信力量彻底在野;而这次,他信“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”,发动“红衫军”,对阿披实政府还以颜色,不仅搅黄了东盟峰会,还几次险些“活捉”阿披实本人。“红衫军”、“黄衫军”乃至“蓝衫军”轮番登场,颇有“城头变幻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2月27日 16:21

冲绳,琉球,日本夏威夷

日本西化得厉害,所有的拜会都需要穿着正装,会议中间上的,也都是加了柠檬和糖的红茶。有水喝总是好的,但是这个穿正装的要求,令一些人非常不满,一有机会便会抗议,说行前没有接到要着正装的通知。这种维权意识也显示出国民素质的进步。

到了冲绳,好像进了解放区。第一次会见是冲绳“副省长”,一件花花的衬衫,不仅如此,整个会场上所有男性都是花花的衬衫。这,是冲绳,一位官员笑着说,不是日本。

其实冲绳就是日本,只不过比本土穷了很多,有一点像菲律宾。以前一直以为就是一个小岛,美军基地占去一大块。其实不然,在主岛上从南到北走个通也需要三个多小时。

一百多年前琉球国王写信给李鸿章,主动要求并入中国,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