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欧阳斌 > 我为什么看快女

我为什么看快女

我为什么看快女

从超女就开始看,一直看到现在的快女。每每热心加入此类话题讨论的时候,同事总会面带惊诧问:“你也看?”哎,野百合也有春天,俺咋就没可能看呢?我看快女,还有几个层次。

1,围观

总是惊讶于湖南卫视,不仅是娱乐高手,也是游戏规则高手。大大小小的玩法彼此还能丝丝入扣,不仅能引来狂热掺乎,而且其纠偏能力极强,变通能力卓群。曾有玉米给我详解过他们的拉票运作,惊讶得我极其抵触我中华民智未开之说。

2,听歌

每届都会有些真正会唱歌的人出来,而且这些姑娘大多还没有商业打磨,支支蔓蔓,有些本色。这个时候的歌,甚至比原唱好听好多。郁可唯唱林忆莲的夜太黑,发乎于情,声声触心。刘惜君拼那首天空的时候,空灵回转,弄得四位评审及电视机前的本人集体起立鼓掌。

3,美女

以前从娱记朋友那儿听过好多让人手心出汗的“圈内事”,但我仍然相信面由心生。

刘惜君名字有深意,长得像精致的钧窑瓷器,眼睛很大,眼神却每每迷离,有种“爱谁谁”的清高,这在那些流行于市的假纯情假粗旷中,更显清香。郁可唯算不上超美女,但亲切,七进六的时候,巫启贤说她已经进入疲倦期,这孩子眼神里不住地点头。黄英上次唱歌前脱了鞋,搞得人们大惊小怪,其实这有啥啊,我也总是脱鞋,也总是被嘲笑,没办法,这是川人的土气,安逸总会被放在第一位。这年头,想做就做,也需要勇气了。

4,人生

这个有点儿扯远了,但是越到后面越真实。可能有上亿人盯着你看,挖你身世,人肉你背景,再真真假假来点儿gossip,背后可能还有那些咱们不知道的利益大网。越到后面,娱乐味越少,怪味道越多。不过这年头谁没压力啊,我这蕞尔小民都常常焦躁。真正到了最后还能毫不在乎想唱就唱的,无论男女,都是英豪。

选秀跟新闻一样易碎。无论此刻怎么哭哭啼啼、吵吵闹闹或者轰轰烈烈,到了最后,好像都是一夜昙花换得昨日浮华,哎,捞着机会就唱罢,多了就是犯傻,无非一场游戏一场梦。

推荐 24